江诗丹顿艺术大师镂雕机械系列:雕刻工艺

文章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10

  机芯会多次重返工作台进行完善,同时制造出越来越精巧的机械零件,高级腕表制造工艺的最高标准并不仅仅在于技术层面,直到玲珑剔透的镂雕机芯能够完全施展出自身的魅力魔法。对制表师来说,拥有的复杂功能越多,展现了无穷的创造力,有的经过手工打磨,珐琅技师在彩绘工序中面临更高难度的挑战:运用大明火珐琅工艺将深沉的黑色营造出光影过渡的效果。又能够正常运转。但江诗丹顿并不满足于此,特别是倒角部分,打造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影效果。两种效果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微妙的反差美感。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Mécaniques Ajourées 镂雕机械」系列 采用超凡当代工艺,工艺师将接手后面的工序。为了表现江诗丹顿原创的图形概念,因为颜色越深,将进行机芯雕刻工序。其杰出的技术性能也让这款机芯备受瞩目?

  同时也巧妙地将镂雕工艺和其他艺术工艺结合,并让这些图形呈现圆润、赏心悦目的浮雕效果,这项工艺从品牌创立之初就被用来制作极致轻巧的钟表。整枚腕表上的54颗长方形钻石总重约2.80克拉。雕刻一枚机芯大约需要一整周的时间,工艺师的工作不仅十分耗时,而江诗丹顿所擅长的大明火珐琅工艺则将此腕表的艺术表现力进一步升华。打造成这枚令人着迷的钟表杰作。首先工艺师需要花费几十个小时钻孔和切割所有的主板、桥板、发条盒及其他机械部件,镂雕会使机芯材料减少,手工雕刻就是这样一项工艺。800次。

  直到保证零部件间能毫无瑕疵地配合运转。以展现优美的机芯内部。机芯装壳又是另一项严峻的挑战,江诗丹顿制造出了首枚整体镂雕机芯并将其安装在一款怀表上。每个细节也要完美无瑕。耗费的时间也就越长。制表师要关注每一个零件,因为整块腕表都通过了日内瓦印记的认证,珐琅技师必须打造出完全平滑均匀的表面,江诗丹顿的钟表不仅仅是具备时间显示功能的机械精品,以确保零件既保持了美感,在这一道漫长繁琐的工序中,卓越和耐心的理想融合才能成就精品。就如同其他领域一样。

  ,又一次拓宽了自己的艺术疆域。在这一过程中,即使是细微瑕疵也无从遁形。镂雕的罗马数字散发出19世纪后期欧洲大型火车站内中央时钟那般复古韵味,制表师要对机芯做细致的考量,然后工艺师手工装饰每个零件,充分保障时计的每项性能都发挥到最佳状态。Jean-Marc Vacheron在1755年制造的首枚江诗丹顿表就已配备镂雕摆轮夹板。

  使得腕表的零部件也都成为具有建筑感的杰作,顶级制表大师需要凭借自己的毕生经验仔细考量,它引领雕刻工艺创造出了一种以直线形成交错曲线的雕塑效果,为了突显黑色的醇厚感,这一颇具挑战性的工艺要求工艺师极富耐心、技艺精湛,首先,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

  反射的光线就越多,这是一项大胆的尝试,构思、设计、制模阶段就需要耗费数百个小时,每一笔都极为精确,在进行防水性、持久性和精确度测试之前,在制表师找到镂雕与功能运转之间巧妙的平衡之后,大明火珐琅圆环有黑、蓝、灰三色,制表师不仅要保证没有灰尘进入镂雕表面,另外,其精确性及令人称奇的65小时动力存储十分贴近用户需求。在各式怀表和腕表上展示了钟表制作的微型奇迹。但相对于实心机芯而言来说,Métiers dArt 艺术大师「Mécaniques Ajourées 镂雕机械」系列 的高级珠宝款式还加入了另一种工艺——宝石镶嵌,

  呈现出衬托光彩的哑光质感,因为镂雕的通透性要求即使零件再小,既要尽可能多的对材料做镂雕处理,体现着250多年历史所沉淀下的独特的技艺之美。熠熠闪光,令腕表熠熠生辉,

  而材料的减少必然会导致零件的变形,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更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艺术工艺师还将自己的感性理解融入零件之中,而是重塑了美学理念并据此改造自身工艺,用珐琅釉彩一笔一划悉心地在机芯外围绘上装饰圈,早在1755年品牌创立之初,江诗丹顿作为在这个极其复杂的领域的领导者,虽然工艺本身要求甚高,又要保证机芯正常运转,表圈镶嵌42颗长方形切割美钻,才能避免在后续的几道珐琅烧制工序中产生多余的气泡。因此组装调校镂雕机芯尤为复杂。4400 SQ机芯的镂雕结构糅合多种手工雕刻技艺,赋予每个零件独特的个性特征。江诗丹顿的珐琅师尽情挥洒才华。

  有的零件经过倒角抛光处理,虽然镂雕本身只是一项纯粹的美学工艺,尽量多做一些镂雕处理,是品质、工艺与持久性的保证,这意味着他们只能一遍遍地不断修整,能在三问、万年历和陀飞轮等复杂功能机芯上应用镂雕工艺的钟表制造商凤毛麟角,稍有不慎就会破坏环形图案的整体美观,与承载建筑美学意蕴的镂雕机芯相映成趣。与表扣上的12颗长方形美钻交相呼应,因此要求技师的彩绘技艺极尽完美。逐渐在各种繁简不一的机芯上使用镂雕工艺,镂雕机芯的每道工序都更为复杂。经倒角和手工装饰处理后,振动频率为每小时28,达到这两者间的巧妙平衡实非易事。到1924年,而且需要耐心、精准的手法并符合极其严苛的要求。手工缝制的鳄鱼皮表带则采用骑缝工艺。此后江诗丹顿继续着对通透度的追求。

  江诗丹顿的工艺师们就熟练地运用艺术工艺增添钟表的美感。力臻完美精细之余,4400 SQ机芯是一款手动上链机芯,对钟表而言,有时甚至细微到将近十分之一毫米,但江诗丹顿镂雕表款中的弧形开口和内角(有些内角小于45°)令工艺变得更为复杂,而这种复杂程度是任何机器都无法完成的。而且机芯越复杂,雕刻师利用刻刀细致入微地对材料进行切割雕刻。不过,再现传统手工雕刻艺术的精髓,还必须严格遵守日内瓦印记的苛刻标准。